联系电话:400-777-285
经典案例
经典案例

当前位置:天龙扑克官网 > 经典案例

陈时中“妈妈刚过世”钢铁防疫一肩扛 医界友人不舍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天龙扑克官网 发布时间:2020-04-03 22:47

天龙扑克官网讯:

 ▲卫福部长陈时中主持武汉肺炎记者会。(图/记者林敬旻摄)

▲卫福部长陈时中主持武汉肺炎记者会时,被问到哭一事,他说是情绪控管没做好之后陷入一阵沉默。(图/记者林敬旻摄)

文/中央社记者陈伟婷

除夕夜、武汉台商包机返台夜,对卫福部长陈时中来说,注定都是不眠夜,他置身防疫压力中心,累到声音沙哑,没说一个“累”字。武汉肺炎疫情升温,“阿中”部长坐镇指挥,是安定前线防疫人员军心的“大树”。

中国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疫情大军压境,台湾在1月20日三级开设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(武汉肺炎 )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;短短几天,又在1月23日升 级为第二级开设,指挥官从疾病管制署署长周志浩换成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。

请继续往下阅读...

就1月24日除夕当晚7时30分,湿湿冷冷的天气,陈时中在指挥中心记者会宣布台湾出现第2、3例武汉肺炎确诊病例。此时,大多数民众围炉吃团圆饭,陈时中和防疫团队的晚餐可未必会有一碗热汤驱寒。

指挥中心迅速升级,并不是台湾的疫情有重大危机,而是指挥官层级提升,能带动整个卫福部投入防疫,也能迅速协调其他部会合作,分担全部压在第一线防疫人员身上的重担。

一名第一线防疫人员告诉中央社记者,指挥中心所有同仁“一天当三天用”,几乎每天都有重大决策。从情资研判、政策形成到落实,身为指挥官的陈时中“无役不与”,且常常要在一天之内做出“前所未有”、重大影响的决定,“他的肩头担子很重,但一直帮所有防疫团队,一路扛著。”

陈时中等防疫官员和专家到目前“不戴口罩”,以身作则告诉国人,健康民众不需要随时随地戴著口罩。目前台湾有11例武汉肺炎病例,没有到社区感染、医院内感染的严重地步。指挥中心的一天,“理想”状态是从每日清晨5时开始运转的。一早就要收集舆情、迅速应变民间的声音,在各部会不同的作风间协调,从早到晚有开不完的跨部会会议,还有每天例行的对外说明记者会、有确诊个案的发布记者会,忙碌看不到尽头。

指挥中心虽然每天下午2时例行记者会,但时间随时会异动也随时有临时记者会,以确保疫情信息实时、透明。记者们每每狂喊记者会“怎么又有?”,陈时中几乎每场记者都出席,每一例确诊个案都由他宣布,随记者“问到饱、问到满”,从没喊过累。

一名官员表示,从疫情延烧至今,陈时中几乎常驻疾管署,甚至常常忙到跨夜。在农历春节期间,所有第一线防疫人员每天加班,陈时中深知防疫人员牺牲假期的辛劳,也每天都到指挥中心“共体时艰”。3日首批武汉台商包机深返台,大批指挥中心防疫人员白天就到桃园机场演练、待命,陈时中马不停蹄开了一天的会,没喘口气歇息,晚上赶到桃机现场督军。

一路忙到4日凌晨1时,他又到台中的检疫所,帮所有第一线防疫人员、隔离台商们加油打气。直到清晨5、6时,所有台商隔离工作告一段落,他又赶回台北,准备一早8时30分的记者会。在记者会现场,一夜没有休息的陈时中尽显疲态, 声音沙哑,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坦言,有些内容数字记不清楚,“头脑花花的”。

一名前线防疫官员表示,陈时中记者会后又接著一堆会议,秘书提醒“快点让部长休息”,网络上也有很多热情的民众要部长休息,陈时中一笑置之,还直言“现在精神已经比早上好多了”。 陈时中自己不喊累,却为第一线防疫人员叫屈。他在记者会上说,看到护理人员陪著台商检疫、到检疫所 ,穿上防护装备好几小时,连一口水都没喝,累到腰都弯了。虽然心疼,但感动大家参与光荣的一役。

牙医界友人透露,其实陈时中108年底母亲过世,丧母期间,却戮力为公,精神让人敬佩。 燃烧的体力和钢铁的意志,是如何炼成的?卫福部医事司长石崇良观察,陈时中是以“专业、安全、安心 ”三大原则执行防疫工作,防疫是专业工作,要把专业放第一,而不是把“安心”放第一,否则容易沦为乡愿、丧失专业伦理。

石崇良说,秉持专业把关,但又怕民众不安心,陈时中就花时间沟通,尽心尽力解答所有媒体、民众的疑惑。记者会时,好几次秘书都递纸条提醒“时间到了”,但陈时中仍坚持把所有问题回答完,就是希望做到安心。一名官员说,陈时中抗压性很强,虽然他是指挥官,但指挥中心上面还有其他长官,每个政策也都会有不同的声音,还要适应各部会不同的行事作风,但陈时中一直都亲力亲为,“很少看到以前的部长这样”。

石崇良也说,好几次听到陈时中说,“让大家这么辛苦,我很抱歉”,也很不舍疾管署在防疫前线奋战,由陈时中担任指挥官的意义就是能带领卫福部、协调各部会,让大家一起作战。 把武汉台商接回台湾也非容易的决定,其中的政治眉角、医疗负荷量能、隔离检疫处所选定、民众担心防疫漏洞的忧心、人道救援的考虑等,种种的艰辛“难以 对外人道也”。

一名官员指出,多数国人都认同应该把滞留在中国的台湾人接回,但接回来要安置,官员一周全台跑透透 ,到处找可以安置台商的检疫处所,“结果被一个家伙给毁了”,很多民众一听到隔离检疫所可能在哪里,都打电话抗议,“连要接台商回来,找个安置地点都这么困难。”

另一名防疫官员表示,很多时候大家都很疲惫,但陈时中面对任何决策拍板定案时,都能冷静思考,而且尽可能兼顾人性、人道跟防疫需求做每一件事情。“有时候觉得他有点迷迷糊糊了,但其实没有。”

武汉台商历经波折回台不到24小时,陈时中4日晚间宣布其中1名台商确诊武汉肺炎时,一时难忍情绪流下男儿泪,瞬间引发网络热议,许多网友到卫福部粉丝专页,为陈时中和防疫人员加油打气。

有些人猜,陈时中流泪可能是受了极大的压力或苛责;也有人想,应该是不舍防疫人员如此辛苦协助台商回台,却“美中不足”、增加确诊案例;也有可能是感动于防疫人员实时接回台商,有机会救台商一命。一名官员说,“部长就像是大树一样”,就算很累,也能依靠著休息,感觉很安心。

铁汉一时的情绪满溢,或许只是一阵狂风吹过大树的短暂摇摆,没一会儿,他又站稳脚步、重振精神,为台湾防疫站在前线。